• 暑期“无陪儿童乘机”需提前申请 2019-10-07
  • 中国现在看谁脸色行使啦?哈~ 2019-09-12
  • 东方网与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签署警企共建协议 2019-09-02
  • 征服国足!黄紫昌9天3战仍满场飞奔+1对2戏耍对手 2019-09-01
  • 纪念毛泽东《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》 发表70周年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9-09-01
  • 《卖米》刷屏,看哭无数人:即使生命短暂她也不服输

    2018-06-04阅读

    幸运赛车怎样买中奖率 www.jy-ck.com


    最近,被一篇名为《卖米》的文章刷屏了??吹氖焙蛐牟辉谘?,看完已经哭得稀里哗啦。


    当小编在搜索文章作者的时候,才知道她早已去世多年。


    是怎样的一个人,才能写出这样流露真情实感的文章?带着一种崇敬而惋惜的心情,默默地看完了她的生平介绍。


    ……


    她拥有贫困,也拥有非凡的才华。



    她著有《大话红楼》及其他翻译作品近百万字,创作的文章《卖米》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,而这只是她诸多文章的中一篇。


    令人痛惜的是,颁奖时,张培祥已经去世一年。


    在写《卖米》之前,张培祥以“flyingflower”(即“飞花”)在未名BBS笔耕数年,吸引了众多高校读者。


    2004年,《卖米》发表于文学期刊《当代》,继而被《新华文摘》转载,被读者评为“可入选语文教材”的佳作。2018年,文章被微信公众号转载,再次刷屏朋友圈。


    其实,对于飞花来说,生活远比小说中还要坎坷艰难,但从小就独立的她远比想象的要优秀。



    小学时,她门门功课优秀,20多万字的小说半天看完,深奥数学题随口答出。


    初中时,她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,却读不起书。


    高中时,她买不起书,只好到新华书店看书,高二就外出打工。


    大学时,她白天打工,晚上自学,既创作也翻译。


    她经常到北京电视台,帮助写剧本,搞策划,她创作水平和策划艺术得到了有关专家认可。


    2003年《湖南卫视》开辟《新青年》专栏,她协助精心策划了前三期。她亲自担任嘉宾主持,节目播出后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反响。


    2003年8月,她告别了这个世界。



    2013年1月,“飞花”逝世10年祭,在北大未名BBS上,已经有人为她悄悄设下灵堂。


    而在遥远的醴陵,飞花年近古稀的父亲,亲手为女儿建起了一座“怀念亭”。在这里,父亲守护了女儿10年,还将继续守护下去。


    作为一名编辑,小编总是忘不掉一个话题:文字的力量到底有多大?


    今天,飞花给了我答案。


    十五年后的今天,我们重新发掘了她的感人肺腑的文章。


    十五年后的今天,她用自己的“旧文”为我们注入了生活的信心。


    让我们记住她,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女孩。




    01



    天刚蒙蒙亮,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:


    “琼宝,今天是这里的场,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,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?!?/span>


   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,看看窗外,日头还没出来呢。


    我实在太困,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。


   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,母亲在厨房忙活着,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,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。


    我坐起来,穿好衣服,开始铺床。


    “姐,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?你买冰棍给我吃!”


   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。


    “毅宝,你不能去,你留在家里放水?!?/span>


    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,夹杂着几声咳嗽。


    弟弟有些不情愿地冲隔壁说:


    “爹,天气这么热,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,今天又叫我去,就不怕我也中暑!”


    “人怕热,庄稼不怕?”


    “都不去放水,地都干了,禾苗都死了,一家人喝西北风去?”


    父亲一动气,咳嗽得越发厉害了。


    弟弟冲我吐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,就到父亲房里去了。


    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,去哪个塘里引水,先放哪丘田,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神别人来截水,等等。



    02



    吃过饭,弟弟就找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。


    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,装完后先称了一下,一担八十多斤,一担六十多斤。


    我说:“妈,我挑重的那担吧?!?/span>


    “你学生妹子,肩膀嫩,还是我来?!?/span>


    母亲说着,一弯腰,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。


    我挑起那担轻的,跟着母亲出了门。


    “路上小心点!咱们家的米好,别便宜卖了!”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。


    “知道了。你快回床上躺着吧?!?/span>


    母亲艰难地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,吩咐道,“饭菜在锅里,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!”


   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大约有四里路,我和母亲挑着米,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,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才到。


    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,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,把担子放下来,把扁担放在地上,两个人坐在扁担上,拿草帽扇着。


    一大早就这么热,中午就更不得了,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。


    他去放水,是要在外头晒上一整天的。


    我往四周看了看,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,莫非他们都等着用钱?


    场上的人大都眼熟,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,人家也是种田的,谁会来买米呢?



    03



    我问母亲,母亲说:“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。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,收了米,拉到城里去卖,能挣好些哩?!?/span>


    我说:“凭什么都给他们挣?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!”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。


    果然,母亲说:“咱们这么一点米,又没车,真弄到城里去卖,挣的钱还不够路费呢!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,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,隔几天去一趟,倒比较划算一点?!?/span>


    我不由心里一紧,心疼起父亲来。


    从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,他挑着那么重的担子走着去,该多么辛苦!就为了多挣那几个钱,把人累成这样,多不值??!


   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?家里除了种地,也没别的收入,不卖米,拿什么钱供我和弟弟上学?


    我想着这些,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。


    看看旁边的母亲,头发有些斑白了,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,脑门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,眼睛有些红肿。


    “妈,你喝点水?!?/span>


    我把水壶递过去,拿草帽替她扇着。



    04



   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。


    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,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,还把手插进米里,抓上一把米细看。


    “一块零五?!?/span>


    米贩子开价了。


   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,想讨价还价。


    “不还价,一口价,爱卖不卖!”


   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,毕竟,满场都是卖米的人,只有他们是买家,不趁机压价,更待何时?


   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:“一块零五?也太便宜了。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?!?/span>


    正说着,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。


    他把手插进大米里,抓了一把出来,迎着阳光细看着。


    “这米好咧!又白又匀净,又筛得干净,一点沙子也没有!”母亲堆着笑,语气里有几分自豪。


    的确,我家的米比场上哪个人卖的米都要好。



    05



    那人点了点头,说:“米是好米,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,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。一块零五,卖不卖?”


    母亲摇摇头:“这也太便宜了吧?上场还卖一块一呢。再说,你是识货的,一分钱一分货,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!”


    那人又看了看米,犹豫了一下,说:“本来都是一口价,不许还的,看你们家米好,我加点,一块零八,怎么样?”


    母亲还是摇头:“不行,我们家这米,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。你再加点?”


    那人冷笑一声,说:“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,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,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!”


    “卖不出去,我们再?;丶?!”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。


    “那你就等着?;丶野??!蹦侨死湫ψ?,丢下这句话走了。



    06



    我在旁边听着,心里算着:一块零八到一块一,每斤才差两分钱。


    这里一共150斤米,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,路这么远,何必再挑回去呢?我的肩膀还在痛呢。


    我轻轻对母亲说:“妈,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,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。再说,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?!?/span>


    “那哪行?”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,“三块钱不是钱?再说了,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,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,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,质量也好,哪能这么贱卖了?”


    我不敢再说话。


    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。


    光说夏天放水,不就把爹累得病倒了?


    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,还不得找着锄头去放水。


    毕竟,这是一家人的生计??!



    07



   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,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。


    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,也不肯再加。


    母亲仍然不肯卖。


    看看人渐渐少了,我有些着急了。


    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,我想。


    “妈,你去那边树下凉快一下吧!”我说。


    母亲一边擦汗,一边摇头:“不行。我走开了,来人买米怎么办?你又不会还价!”


    我有些惭愧,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,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,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。


   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,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,大家都过来看,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。


   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,我觉得肚子饿了,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。


    母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,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,心里着急。


    母亲叹了口气:“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?!?/span>


    我趁机说:“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?!?/span>


    母亲说:“我心里有数?!?/span>



    08



    下午人更少了,日头又毒,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。


    看看母亲,衣服都粘在背上了,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。


    “妈,我替你看着,你去溪里泡泡去?!?/span>


    母亲还是摇头:“不行,我有风湿,不能在凉水里泡。你怕热,去那边树底下躲躲好了?!?/span>


    “不用,我不怕晒?!?/span>


    “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?!?/span>


    母亲说着,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。


   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,尤其是那种叫“葡萄冰”的最好吃,也不贵,两毛钱一根。


    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:“妈,我不吃,喝水就行?!?/span>


    最热的时候也过去了,转眼快散场了。


    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,卖菜,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:“散场了,便宜卖了!”


    我四处看看,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,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。



    09



    母亲也着急起来,一着急,汗就出得越多了。


   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:“这米卖不卖?一块零五,不讲价!”


    母亲说:“你看我这米,多好!上场还卖一块一呢……”


    不等母亲说完,那人就不耐烦地说:“行情不同了!想卖一块一,你就等着往回担吧!”


    奇怪的是,母亲没有生气,反而堆着笑说:“那,一块零八,你要不要?”


   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说:“你这个价钱,不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,现在都散场了,谁买?做梦吧!”


   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,动着嘴唇,但什么也没说。


   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:“不买就不买,谁稀罕?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!”


    “哟,大妹子,你别这么大火气?!?/span>


    那人冷笑着说,“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?;厝グ?!”


    等那人走了,我忍不住埋怨母亲:“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,这会好了,人家还不愿意买了!”


   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,但并不肯认错:“本来嘛,一分钱一分货,米是好米,哪能贱卖了?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?”


    “你还说爹呢!他病在家里,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??!人要紧还是钱要紧?”


   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,等了一会儿,低声说:“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?!?/span>


   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,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,开走了。



    10



    散场了,我和母亲晒了一天,一粒米也没卖出去。


    “妈,走吧,回去吧,别愣在那儿了?!?/span>


    我收拾好毛巾、水壶、饭盒,催促道。


    母亲迟疑着,终于起了身。


    “妈,我来挑重的?!?/span>


    “你学生妹子,肩膀嫩……”


    不等母亲说完,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。


    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,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
    肩上的担子好沉,我只觉得压着一座山似的。


    突然脚下一滑,我差点摔倒。


    我赶紧把剩下的力气都用到腿上,好容易站稳了,但肩上的担子还是倾斜了一下,洒了好多米出来。


    “啊,怎么搞的?”母亲也放下担子走过来,嘴里说,“我叫你不要挑这么重的,你偏不听,这不是洒了。多可惜!真是败家精!”


    败家精是母亲的口头禅,我和弟弟干了什么坏事她总是这么数落我们。


    但今天我觉得格外委屈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    “你在这等会儿,我回家去拿个簸箕来把地上的米扫进去。浪费了多可惜!拿回去可以喂鸡呢!”母亲也不问我扭伤没有,只顾心疼洒了的米。



    11



   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,她向来是“刀子嘴,豆腐心”的,虽然也心疼我,嘴里却非要骂我几句。


    想到这些,我也不委屈了。


    “妈,你回去还要来回走个六七里路呢,时候也不早了?!蔽宜?。


    “那地上的米怎么办?”


    我灵机一动,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:“装在这里面好了?!?/span>


    母亲笑了:“还是你脑子活,学生妹子,机灵?!?/span>


    说着,我们便蹲下身子,用手把洒落在地上的米捧起来,放在草帽里,然后把草帽顶朝下放在谷箩里,便挑着米继续往家赶。


    回到家里,弟弟已经回来了,母亲便忙着做晚饭,我跟父亲报告卖米的经过。


    父亲听了,也没抱怨母亲,只说:“那些米贩子也太黑了,城里都卖一块五呢,把价压这么低!这么挣庄稼人的血汗钱,太没良心了!”


    我说:“爹,也没给你买药,怎么办?”


    父亲说:“我本来就说不必买药的嘛,过两天就好了,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!”


    晚上,父亲咳嗽得更厉害了。


    母亲对我说:“琼宝,明天是转步的场,咱们辛苦一点,把米挑到那边场上去卖了,好给你爹买药?!?/span>


    “转步?那多远,十几里路呢!”我想到那漫长的山路,不由有些发怵。


    “明天你们少担点米去。每人担50斤就够了?!备盖姿?。


    “那明天可不要再卖不掉?;乩磁?!”我说,“十几里山路走个来回,还挑着担子,可不是说着玩的!”


    “不会了不会了?!蹦盖姿?,“明天一块零八也好,一块零五也好,总之都卖了!”


    母亲的话里有许多辛酸和无奈的意思,我听得出来,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

    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,有点想哭。


    我想,别让母亲看见了,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。


    可我实在太累啦,头刚刚挨到枕头就睡着了,睡得又香又甜。



    作者:飞花



    生活不易,《卖米》一文,道出了成年人的心酸。


    3块钱,对我们来说还不够一顿早饭??墒嵌杂谛∷抵械哪盖桌此?,确也不是能够随便“浪费”掉的。


    即便是在当下,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农民也还是辛苦地生活着。


    在成人的世界里,有不易,有艰辛,但他们却从来没说过放弃。


    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为的只是能够好好“伺候”庄稼,以便能有个好收成。


    作为一家做安全食品的企业,我们比常人更能体会到他们的辛酸。


    刚刚“寻米”归来的同事们,就切实体验了一把农民生活。


    当被问起“寻米”感想的时候,他们说,可能再也不会浪费粮食了。


    他们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五点钟你还在梦乡,他们已经在稻田。


    拒绝机械化,完全人工插秧。虽然增加了成本,却也成就了有机大米的“调性”。


    这就是黑土地,黑得能够“攥出油来”的感觉。


    真正的山泉水灌溉,清澈见底,干净的可以直接喝。


    如今,我们把他们种出的有机大米带来了,你要不要试试?




    慈生堂有机大米2.5kg

    复制这条信息€DsD40Empmqd€后打开淘宝,

    那么辛苦的你配得上这么好的米


  • 暑期“无陪儿童乘机”需提前申请 2019-10-07
  • 中国现在看谁脸色行使啦?哈~ 2019-09-12
  • 东方网与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签署警企共建协议 2019-09-02
  • 征服国足!黄紫昌9天3战仍满场飞奔+1对2戏耍对手 2019-09-01
  • 纪念毛泽东《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》 发表70周年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9-09-01
  • 期特码 快乐十分山西最大遗漏 泛亚电竞集团 怎样利用电脑挣钱 赢波 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查询 网易彩票app官方下载 甘肃11选5预测 山东群英会时时彩网 澳门赌大小的过程 浙江11选5走图 双色球杀号带历史记录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最近700期 福利彩票25选7